温酒行歌

沉迷学习中Ⅰ 不拆不逆Ⅰ 腿肉使我快乐Ⅰ 2019见

© 温酒行歌
Powered by LOFTER

【黑苏】囚徒困境1-4


本来只是想写几个零碎的沙雕片段,结果没刹住车写成文了......不过本质依然沙雕。

可能含有微量瓶邪。


1

“滴,收到新单,请输入指纹查看商品资料。”

左手扶着方向盘,黑瞎子咬下右手的皮手套,指腹按上本应是导航的那一小块屏幕,草草地浏览了一下上面的信息。

即将成为倒霉蛋的家伙,身份是军火贩子的独生子。本以为这种黑二代搞不好是个眼神凶恶浑身戾气的光头花臂大哥,点开照片,他却意外地发现目标长得清秀又乖巧,像个会整天泡图书馆的理工学霸。

“抓这么个小仓鼠还用雇人,有钱烧的吧?备注,别撕票?看样子金主是个人傻钱多的圣母,下次可以继续敲一笔。”接下这笔轻松又多金的单子,他吹着口哨一踩油门一骑绝尘。

“开张喽——见人见尸随心选,货到付款包满意。”

***


2

苏万醒了过来,头昏脑涨,浑身酸痛。他发现自己置身于一片黑暗之中,一个封闭的、类似储物室的小房间。好像是自己在散步的时候,被什么人给突然敲晕扔上车带走了?倒霉催的,不知道又惹了哪条道上的大佬,回去非得让老爹早日改行不可。

检查了一遍自己的心肝肾胳膊腿儿,确认没缺零件,苏万忍着头晕目眩的感觉起身查看周围的情况。

没有窗户,唯一的一扇铁皮门关得死紧,纹丝不动,就算他撞到全身粉碎性骨折也打不开。苏万像挑西瓜似的装模作样地敲了敲四面墙,结实得不得了,可以确定绝对不是豆腐渣工程。

视线逐渐适应了昏暗的环境,苏万抬起头,目光在天花板上逡巡,看见一个铁格子组成的方块。通风口?这是要玩真人密室逃脱?

有了目标就有了希望。苏万四下寻找可能用得上的材料,发现角落里一堆纸板下面,欲盖弥彰地露出一截包带。

是自己的登山包?!虽然不知道绑匪怎么会好心地把装备给他留下来,不过总算是天无绝人之路。苏万赶紧把包拖出来,从里面翻出来折叠梯,螺丝刀和手电筒。

展开折叠梯搭到通风口下面,苏万估量着自己和包应该不能同时通过,就又找出一卷绳子,一头系着包带,另一头拴在腰带上,打算自己先上去以后再把包拉上来。

手电筒揣进兜里,嘴里咬着螺丝刀,苏万小心翼翼地爬上梯子,来到通风口前,顺利地拧开角上的螺丝。双手一撑,他跳了上去,进入一处狭小的管道,空间范围只允许匍匐前进。包是果断带不进来了,他扯下腰带挂着的军刀割断了绳子,并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除了手机,这绑匪真是什么都给他留着啊?要不要这么贴心?

直觉告诉他事情没那么简单,但现在回去也是一筹莫展,只能硬着头皮往前拼一拼了。可这管道像迷宫似的还有岔路和死胡同,他只能一个方向一个方向地去试。在其中一个岔路,他捡到了一枚有锈迹的铜钥匙,虽然不知有什么用,不过还是攥在手里一路带着。

在这幽暗狭小的空间里,时间仿佛也与静寂一同凝固。不知爬了多久,苏万看到前方有一抹微光泄下。他来到光源处,发现正上方有一块没掩好的石板,他没费什么劲就把这块阻隔着光与暗两个世界的石板推开。

日光刺目,那是象征希望的鲜活颜色和真实温度。他感觉自己此刻像极了逃狱电影里的主角,就差来一场暴风雨让他迎着闪电伸开臂膀拥抱自由。尽管他只是爬了一段似乎没多长的地道,没被折磨拷打也没被关上半辈子,但一种男孩子与生俱来的英雄主义情结,还是久违地在他心里激荡着。

他有点振奋地、决然地探出头。不管此刻外面是滔天巨浪、危崖万丈还是僵尸入侵,他觉得自己都已有了足够的勇气和主角光环去面对。

***


3

“恭喜通过新手教程,现在该轮到打boss喽。”

苏万吓了一跳,寻着声音猛一转头,首先看见了自己醒目的大登山包躺在地上。一个年轻男人笑眯眯地蹲在旁边,戴着一副骚包的墨镜,满脸都写着可疑。他穿着一身酷酷的黑衣,仿佛刚从特工电视剧片场回来,然而脚上踩着一双毫不搭调的花哨人字拖,可能神盾局在北戴河的沙滩上开了个新支部。

四下张望,苏万发现自己在四间清式老房子围起来的空阔砖院中央,像在光秃秃的沙漠上钻个洞冒出来的地鼠,就差一锤子在自己脑壳上砸出一排金星。

“你是谁?我在哪?这儿供饭不?要钱我给,命就一条,大哥你先拉我上来,一切好商量。”

墨镜男提溜着苏万的手臂,拔萝卜一样把他拽了出来,顺便接管了他手心里的钥匙。“这里是仙女座的sb250行星,我是在这儿种青椒的。饭好说,一百块钱一顿,真材实料绿色有机。”

“……仙女座也用人民币吗,我上过小学,你不要驴我。”苏万终于脚踏实地,赶紧开始活动僵硬的四肢。啊,直立行走的感觉真好,人类的进化真伟大。

“我骗你干嘛?这个星球就我一个人,不信你叫破喉咙也没人会来。”

“我不信,我要叫了啊,破喉——”

结果咙还没出口,不远处突然响起了有节奏的敲门声。来者看样子是这家伙的同伙。

“咳咳,真不给面子。”墨镜男尴尬一笑,转身朝着声源的方向钻进一扇屋门,离开了。

苏万见他没有管自己的意思,也不知道该不该跟上去凑热闹,想了想还是乖乖在原地呆着没动。他观察了一圈四周古朴但不失气派的朱漆黛瓦斗拱飞檐,像是个制式高端的四合院,值个几千万毫无压力的那种。还真看不出来,这家伙是个大地主啊。

“……收了我老板的补给就好好干活,别整天气他,他一生气就爱找理由扣我工资你知道嘛!”

“受他剥削我还不能逗他玩玩?你老板可有意思了,不拿来消遣一下怪浪费的。”

交谈声近了,苏万看见另一个男人絮絮叨叨地跟着墨镜男穿过屋门进了院子。墨镜男单肩扛了个大纸箱,轻飘飘地卸在砖石地上,仿佛里面空无一物。

新来的男人看见苏万,一愣:“黑爷,你怎么把外人带这来了?金屋藏娇?”

这屋子确实挺金贵的,不过自己不是压寨夫人,只是个弱小无助又可怜、除了钱以外一无所有的肉票而已啊。苏万反驳道:“我不认识他,是他把我绑架来的。”

“…这样啊,你挺住,跟他在一块的时候,看到卖西瓜的务必躲远一点儿。不,你还是赶紧找机会逃吧。”男人拍了拍苏万的肩,沉重地嘱咐着。苏万感觉他对自己投来的视线里好像混合着同情,哀戚,以及幸灾乐祸。

此时墨镜男不知道从哪儿抽出一把短刀割开箱子,开始检视里面的东西。苏万好奇地凑上去看,好几把他家仓库里列为尖货的枪,冷冰冰地横陈在箱子里。回想了一下这位黑爷刚才举着箱子的轻巧模样,苏万在心里又默默地给他贴了个“高手”标签。

哦,已经添加的还有“土豪”和“有病”。

墨镜男想拎出一把试试手感,想起来手里还攥着个钥匙,随手丢给另一个男人。“找着了,替我还给吴邪。”

那人一见到这个小东西,立刻变成一副苦瓜脸。苏万抓紧时机插入提问:“我能问问这钥匙是干嘛的吗?”

“开狗笼子的。你是不知道,我老板前段时间临时有事,把一条狗托管到黑爷这儿,结果丫第一天就把钥匙给丢了。那狗憋在笼子里好多天没遛,回来以后疯得差点没把我老板家给拆了,等到张老板回来才给它制住。我第二天去我老板家帮忙收拾,看见现场那叫一个惨绝人寰,这要不知道是狗干的,还以为他俩玩得多干柴烈火呢。”这个几乎每句话都带老板出场的马仔男,噼里啪啦地解释了一堆,大概是好不容易找到了个倒苦水的机会。

墨镜男验完了货,抬起头,“我之前就猜是不是掉在下头了。结果还真是,今天让这小家伙给捡着了。”

“合着你把我关小黑屋里,还留着我的包,就是为了让我钻地道替你捡这玩意儿??钥匙又没长脚,怎么能丢在那种鬼地方的啊?”苏万有点委屈,亏他还给自己加什么主角光环英雄主义的戏,合着他就是棵被熊孩子放进迷宫的土豆芽,在黑暗里憋憋屈屈地碰了半天壁,就为了证明一个“这还用证”的定理。

“我想了想,最大的可能性是被耗子叼进去的。”墨镜男轻描淡写地说。

苏万:……???!!!

一向顺风顺水的富二代在今天接连直面人生的残酷,他突然觉得浑身都开始发痒。本来他的肤色就白,现在愈加是面容惨淡,“你让我爬耗子爬过的地方,你还是人吗!?有没有浴室,我要洗澡!”

墨镜男指了指旁边一间屋子,苏万脚底抹油一般飞速冲了进去。

过了没几秒又冲了出来,拽起登山包又冲了进去。

“这速度,这架势,跟那拆家的狗也差不多了。”马仔男评价道,“不愧是你养过的东西,真是一个模子扣出来的。”

***


4

“我都做好对着水管冲凉的心理建设了,没想到你这老房子的浴室还挺现代化的嘛。”苏万穿着舒适的家居服,一边用毛巾擦着头发一边走到院子里,不由得被一股味道吸引,“咦,你做什么好吃的了,还挺香。”

不用问,换洗衣服和毛巾都是他自带的。

墨镜男已经在院子里摆好了一张小桌子两个马扎,桌上放着两盆炒饭,对饿了快一天的苏万来说,正散发着无比诱人的气息。

“过来吃吧,首顿免费,就当补偿你帮我捡钥匙了。”墨镜男已经自顾自地吃起来了。被食物冲昏头脑的苏万才注意到他换了身老大爷同款背心裤衩,但露出来的肌肉线条很是流畅好看,十块一件的地摊货硬是穿出了点精英特工的味道。

此刻天塌下来都没有吃饭要紧,苏万拉过小马扎一屁股坐下去,不客气地举筷子开吃。饭里有青椒有肉,荤素搭配,不错不错。他没话找话道:“刚才那人走了?”

“你说王盟啊?我要留他吃饭来着,结果他比那条关了好几天的狗放出来的时候跑得还快。哎呀,真是不懂品鉴美食。”墨镜男惋惜地摇了摇头。

苏万总觉得,那条狗在这货家里的时候,应该不止被关笼子里这么简单,可能是条有故事的狗。那个马仔和他老板,可能也是有故事的人。不过此刻没心思探究其他生物的遭遇,他想起来一个重要问题。“话说,这位大哥该怎么称呼?我听刚才那个人叫你黑爷?”

“嗯,你也可以这么叫我。道上都叫我黑瞎子。”

“黑爷,你应该不是真瞎吧?你每天都戴着墨镜?晚上也不摘吗?”对于这个怪人,苏万感觉自己有问不完的问题。

“还没瞎,不过也快了。这墨镜,戴比不戴看得清楚。别说晚上,洗澡睡觉都戴着。”

本来还打算找机会窥伺一下墨镜下面的真容,没想到这人那么怕暴露,苏万把差点秃噜出口的“摘下来给我看看呗”合着青椒一起吞了下去。是人就都有点隐私,看他下半张脸还长得像模像样的,但搞不好配了一双贼眉鼠眼,被看到秘密就要面子扫地羞愧自尽了。寄人篱下,还是少惹麻烦比较明智。

吃饱饭放下碗,苏万发自内心地夸赞道:“你手艺不错。”

黑瞎子欣慰地拍了拍他的肩:“你品味也不错,是个可塑之才。对了,我还没问你,你包里怎么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你是要去山里遛弯还是去挖坟的啊?”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今天本来是要去郊区参加野外求生体验营的,哪知道半路上被你敲晕绑过来了。”苏万一脸纯良无辜,“这下好了,两万块钱入营费飞了,你能赔一下吗?”

对于富二代这种铺张浪费的行为,底层贫苦劳动人民黑瞎子表示痛心疾首。“两万干什么不好,不如这样,你让我来给你做辅导,甭说野外,送到火星也能让你活下来。一天五千,买一月送一周,考虑一下?真搞不懂你们土豪,花钱给自己放野,还喜欢雇人绑架自己玩,真是闲得蛋疼。”

苏万纯良无辜的表情僵住了,“…你发现了?你们公司说好的保护客户隐私呢?我能投诉吗?”

“还用看雇主资料?你见过哪个人质像你这样和绑架犯谈笑风生的么?不就是因为合同里备注了肉票挂了拒付尾款,才有待无恐嘛。这下的哪是绑架的单,分明是在找保镖呢。”黑瞎子饶有兴味地瞧着他的反应,人傻钱多的土豪见得多了,脑回路这么清奇的土豪还是第一次见。

“不好意思,我第一次被绑架,没经验,下次一定注意,演得害怕一点。”苏万感到十分挫败,没想到会暴露得这么快,回去得考虑报个表演课了。“我听说有人要搞我,虽然不知道消息是真是假,不过做点准备保护自己还是很有必要的。我惜命,万一出了事就晚了。”

“你怎么不直接雇个保镖?比找我们公司省事也省钱多了吧。”

“保镖有什么用,我又不能二十四小时洗澡睡觉都和他呆在一块儿,而且两个人目标只会更大。我一直觉得躲杀手有两个地方最适合,一个是监狱,一个就是绑匪的小黑屋。”

似乎有那么点道理,要是绑匪藏人质的地方这么容易被找到,这智商还当什么罪犯,有什么脸在道上混啊?

“你这单到期之前,反正我也接不了其他活了,只能在这里看着你。你家这个职业太容易结仇,你现在弱不禁风这熊样儿,对家都不用雇杀手,随便找个广场舞大妈把你拖小巷子里一板砖就完犊子了。为了增加遇到袭击时的生存几率,要不要考虑一下我的一对一培训?”黑瞎子一边热情地推销着,一边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张皱巴巴的价目表。“你看看,明码标价,多买多送,童叟无欺。你要是接受完我的培训以后还是挂了,立马全额退款,顺便补偿你一个风水宝穴,保证坟头天天冒青烟。”

tbc

评论(6)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