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酒行歌

沉迷学习中Ⅰ 不拆不逆Ⅰ 腿肉使我快乐Ⅰ 2019见

© 温酒行歌
Powered by LOFTER

【黑苏】囚徒困境5-7


试着走上了感情线 争取下一更完结

前文 1-4


***

5

苏万能联系上这个神秘的雇佣杀手组织,是好基友黎簇介绍的。他信誓旦旦地说,这个组织虽然没多少成员,不过个个都特别牛逼。只要钱给够,杀人越货、绑架挖坟、托管宠物、辅导作业、代开家长会,样样精通,绝不失手。

……于是苏万怀着对这个组织成员能力的信任和成为武林高手装逼如风的梦想,一时智熄,欣然报名了黑瞎子的私教课。

以“练反应速度”的名义被皮带抽了无数下、又被逼着用黑瞎子给他挑的刀削了一大麻袋土豆之后,他发誓那是他人生中最后悔的一个决定。

检视着堆成小山的土豆皮,黑瞎子皱着眉头,很不满意。“厚度太不均匀了,你对刀的控制还是很不稳定,继续削。”

“我要退课,我不学了!我现在是手酸腿软浑身疼,实在动不了了,还是让仇人一梭子崩了我吧……”苏万自暴自弃地扔下刀,一屁股瘫坐在地上,满脸的生无可恋。

“啧,娇生惯养。我这是对你负责任,快速提高你的综合素质。想当我徒弟的人多了去了,我愿意带你,你应该去买彩票。”

“我是得去买彩票啊……我落到你手上,大概是花光了十年份的霉运,现在肯定能中头奖。”苏万揉着手腕,悲愤地说。

“算了,看在这是第一天的份上,对你放松点要求。过来,进屋。”黑瞎子大步流星地进了卧房。苏万像失去梦想的咸鱼一样瘫在原地,目光呆滞地望了一会儿天,才不情不愿地爬起来跟了进去。

黑瞎子正在床头柜里专心翻找什么东西,听见苏万进来也没回头,“衣服脱了,上床趴着。”

晦暗的灯光中流淌着暧昧的因子,苏万看见黑瞎子起身拿着瓶诡异的油状液体朝他逼近,脸唰的就红了。“我、我还是个孩子,你你你要干什么……”

黑瞎子瞧着他惊慌失措的模样,觉得很是有趣,“给你按摩啊,你不是浑身酸痛么。你想让我干什么?”

“没没没、什么都没想。您等会按轻一点儿,我还年轻,不想变残废…”苏万把脑袋埋到枕头里,忐忑地闭紧眼睛咬着牙,做好了视死如归的准备。有什么滑腻的液体滴落在自己背上,随即飘来一股安神的馨香。

原来是按摩精油啊……肯定是因为神经紧绷了一整天,才会这么容易胡思乱想。

出乎苏万的意料,落在身上的按压手法很是娴熟,力道也恰到好处,几乎可以和他爹带他去过的豪华大保健相媲美了。肌肉的酸痛很快便得到了疏解,他惬意地眯着眼睛,嗓音也带了些自己未曾意识到的柔软:“师父,你不是杀手吗,怎么连按摩都会?”

“这不是快瞎了嘛,总得提前找个退路,省得以后失业了流落街头。而且,我很了解肌肉和骨骼的分布。”黑瞎子专注地忙着手上的活,“你肌肉含量太少,关节也僵硬,要改善的地方太多了。年轻人要少玩游戏多锻炼,知道嘛?”

“哪有你这样老是咒自己的,你肯定不会瞎。可是万一将来你真的瞎…要开按摩店,我来给你联系旺铺……让你生意红红火火,车水马龙,龙飞凤舞,舞、五体投地……”苏万的声音越来越轻,渐渐地已经意识不到自己在胡言乱语些什么了。积累了一天的疲乏此刻织成一个隔绝世界的水泡,裹挟着他的意识缓慢地沉入海底。

他迷迷糊糊间感觉自己像条煎鱼一样被翻了个身,然后被一团温暖的面糊轻柔地裹住。灯灭了,房间里只剩他自己微不可闻的呼吸声。

在彻底睡去之前,他仅剩的一点意识突然天马行空地发出提问:如果那个人真是个想对自己不轨的变态怎么办?

当然是从了啊,你又打不过他,万一惹怒他被杀了呢?一个遥远的声音这样替他回答着。

他迟钝的意识心安理得地认可了这个似乎颇为合理的解释,旋即陷入安稳的沉眠。

***

6

黑瞎子指导苏万活动关节到一半,忽然蹑手蹑脚地潜行到院墙边上,支起耳朵仔细地听了听。“我想起来点急事,先走一趟,待会儿不管谁来找我,都说我不在。”

突然从头顶上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声:“谁不在?黑爷您着急忙慌的,是要去哪啊?”

苏万循声抬头一看,一个漂亮的女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了院墙上,悠闲地晃着一双纤细的腿。

黑瞎子想跑路被抓了个正着,干笑几声,“我正要去胡同口买个煎饼。霍大小姐来串门,怎么不走正门?”

霍秀秀单手一撑,轻巧地从墙上跳下来,稳稳落在地面上。“这是我家的房子,我就算想从屋顶来你也管不着。赶紧把房租结清了我就走人,你以为我愿意来讨债啊?话说这位小朋友是谁,你怎么会带外人来这?”

“新收的徒弟。”

霍秀秀打量着苏万,不可思议地睁大水盈盈的眼睛,“你要是被绑架了,就眨三下眼,姐姐帮你报警。”

于是苏万听话地咔吧咔吧眨了三下眼,又补充道:“我是被黑爷绑架来的,不过确实也是他徒弟,不矛盾。”

搞不懂这俩人在玩什么奇怪的play,不过这小伙子看着一表人才的,真是可惜了。秀秀从手上拎的袋子里摸出一个纸包,仿佛慰问失足儿童一样,温柔地递给苏万:“你在这儿的日子一定很艰难吧,脸色绿得跟个青椒似的。我刚才正巧在西大街刘记买了只烧鸡,送给你加个餐。年纪轻轻的,就算遇到啥坎儿也别作践自己啊。”

苏万伸出双手接过烧鸡,脑袋还有点懵。一个不仅漂亮还会轻功的女孩子,从天而降送来了他此刻最渴望的东西。他是吃了太多青椒食物中毒出现幻觉了吗?

“还有你,不肯交房租是吧?没关系,你等着啊。”秀秀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从气势汹汹的包租婆无缝切换成温婉如水的软妹子。“喂,吴邪哥哥?嗯嗯,等我有空肯定去找你们玩儿。唉,最近忙得很,欠债不还的太多,特耽误事儿。对对,都欠了三个月的租金了,你说我怎么办啊?我又打不过他。什么?你把他下个月工资直接打我卡上?好呀好呀,没事啦,有空一定去找你们玩,拜拜~”

黑瞎子捂着心口有气无力道:“秀秀,你太狠了,当心以后嫁不出去。”

“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娶不着媳妇吧,回见!”取得胜利的霍秀秀话语里充盈着笑意,扒着砖墙几下子窜回墙头,原路返回了。

“我刚才好像看见仙女了。”苏万深情款款地捧着那只弥足珍贵的烧鸡,喃喃地说,“我现在相信这儿就是仙女座了,你还真没骗我。”

黑瞎子瘫进躺椅里,沉浸在下月工资飞了的悲痛中无法自拔。“什么仙女,霍家的女人都是母夜叉。现在你师父是一无所有,连肉都买不起了,以后改吃酱油炒饭得了。”

“不至于一无所有,这儿还有只鸡呢。”苏万掰下来一个鸡腿,殷勤地递过去,“师父您先吃,晚上再给我大保健一个呗?”

***

7

“我感觉之前得到的消息好像是假的,都快一周了,怎么也没人来杀我呢?”苏万头一次被放出来兜风,拎着一袋子荷叶甑糕,跟着黑瞎子在错综复杂的狭窄胡同里东拐西拐。

“怎么,平平安安的还不好,想找刺激?”黑瞎子提着一瓶酱油一瓶酒,悠悠闲闲地在前面带路。

“也不是,就是觉得好像这几天的折腾都好像失去意义了。咦,我怎么觉得出门的时候没走这么久,师父你不会记错路了吧?”拐了不知道多少个弯以后,苏万盯着胡同两侧似曾相识的土墙,陷入了对师父智商的怀疑。

黑瞎子懊恼地一拍脑门:“从后院翻墙习惯了,好像真忘了正门怎么走了。这一片路的排列有讲究,目的地只要差一点儿,从地面的走法都不一样,所以外人轻易是找不到咱们的。哎,都怪你不会爬墙,只能慢慢绕喽。”

苏万心里默默想:您老人家眼神不好记性差,连自家大门都找不到,怪我一个遵纪守法五好公民不会爬墙?

不过只敢想想,没敢说出来。万一黑瞎子一生气直接翻墙走捷径去了,把自己丢在这个迷宫里,手里头这些糕点好像撑不了多久。

又走了约摸半个小时,情况发生了变化,出现在眼前的不再是没完没了的路口,二人终于峰回路转地——拐进了一个死胡同。

苏万靠在墙上喘气:“让我歇一会儿…师父您这也太不靠谱了,咱们能干脆到外面酒店开个房吗?等我过两天恢复自由回家了,您再回来自己个儿翻墙玩呗。”

黑瞎子拧开酒瓶子灌了几口,语气一如既往地乐观轻快:“好像快想起来了,明天天亮之前肯定能找到。”

苏万无语望天,正想接着发牢骚,余光忽然瞄到一个黑影冒冒失失地闯进视野。

是个一身黑衣的强壮男人,蒙着脸,只露出一双贼兮兮的小眼睛。他看样子也没想到能在这里碰见活人,先是一愣,紧接着迅速拔出一把匕首,朝二人奔来。

苏万从没看到过行凶现场,更何况杀手的目标好像就是自己,惊得心跳加速,下意识转身想跑。奈何背后是死胡同,退无可退。在身体做出蜷缩护头的本能反应前,苏万看到黑瞎子已经当机立断地迎了上去,袖口露出一点寒光,牢牢地抵住黑衣人的刀刃。

黑衣人见武器被格住,矮身将腿一扫,不防黑瞎子轻巧地一个空翻闪过,顺便踢中他持刀的手腕,把匕首击落。黑衣人还想从怀里掏出什么,没来得及将手抽出,便被黑瞎子迅捷地绕至身后扼住喉咙,随后踢翻在地。

一切都发生在短短数秒之间,还没等苏万的脑子跟上眼前的武侠大片,局势便已落定。他这才注意到两瓶子酒和酱油还被黑瞎子拎在手里,毫发无损,之前那串行云流水的动作竟都是单手完成的。

苏万第一次看到自己眼神不好记性还差的师父在线打人,他此刻大脑短路想不出别的话,只能由着振奋的情绪呐喊了一声“卧槽牛批”。人总是下意识地臣服于比自己强大的力量,师父那不靠谱的形象瞬间崇高了许多倍。

“你的仇人眼光不行啊,雇了这么个菜鸡,我都还没活动开。你之前不是还问,为什么这些天都没人动手么。估计困在这儿有一阵子了。”黑瞎子把袖口藏的刀握在手上,无意识地转了个刀花才放回原处。

“嗯,还是我眼光好~”苏万心里美滋滋,眼神闪亮亮。他丝毫没注意到,师父使刀的这些天,本来是从未显露过这个拖泥带水的坏习惯的。他只觉得此刻的师父连扶墨镜的动作都带着一种武林高手的潇洒霸气。“话说这个家伙,该怎么处理?”

“估计已经断了几根肋骨了。干这行能活下来的都抗揍,这点伤死不了。不过要是拖到他走出这片地方,怕是得在医院里躺半年喽。”黑瞎子听着地上的倒霉蛋呻吟声不绝,内心毫无波动。“哥们,以后接活之前看清楚点,这小子我罩着呢。”

“那现在我们怎么回去?”苏万想起了因突发情况而被搁置的关键问题。

“飞回去。”黑瞎子把手里的两个瓶子递给苏万,转过身蹲在他面前,“上来。”

“啊?这多不好意思,我还没累到不能走路...”苏万犹豫着不知所措。

“少磨叽,你是想留在这儿陪那哥们走迷宫,还是想被我打晕了扛回去?”

于是苏万只好乖乖地趴在师父背上,看他借着窄巷子两边的墙蹬了几下,扒上墙头,稳住重心谨慎地站起来。其间苏万早就由于对失重感的本能畏惧,八爪鱼一样牢牢地环上黑瞎子的脖颈和腰,从肢体的紧密接触里汲取到一种奇异的安全感。

居高临下,视野一下子变得开阔起来。苏万俯瞰脚下这些交错的巷子,构造错综复杂,却并没有他想象中的横亘数里地。“这片地方…从上空看起来面积也不算大,为什么能困住我们这么久?”

“这种阵法从来不在于地盘有多大,而在于怎么最大限度地利用地形、光线、材料、温度等等不易被发觉的因素,蒙蔽你的眼睛。古墓里最常见这样的机关,方寸之地就能困死无数冤鬼。这里头玄妙极多,回去再跟你好好讲。”黑瞎子背着个一百多斤的人,还一边分神解释,在狭窄的墙缘却如履平地,脚步丝毫不乱。

“师父,你功夫这么好,是练了多久啊?”

“不算久。你要是想知道我的事情,以后有空告诉你。”

“师父,刚才那个杀手为什么不像你一样从墙顶走捷径?”

“这墙材质特殊,那种三脚猫,站在这上面坚持不到两分钟就得滑下去。我是早就习惯了。”

“师父,你以前收过别的徒弟吗?”

“收过,不过死得就剩下俩了。”

“师父,我重不重啊?”

“...闭嘴,现在好好反思刚才遇到袭击的时候做错了哪些地方,应该怎么改进,回去写篇五千字论文交给我。”

苏万于是闷闷地靠在他背上,不说话了。

头上是整片苍穹,脚下是玄奥的迷阵。四下寂静无人,他们游走在自然的磅礴与人的智慧相接的地方,仿佛相携流浪在世界的边缘。

他想,人总是要死的,要是这片阵法再广阔一点,再难解一点,把他们一辈子一起困死在这里,也并不是不能接受吧。

tbc

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可爱!果然又爆字数了,本体只是几个随手记在便签里的沙雕片段,结果越扩充越长,到现在已经差不多破万字了orz为什么我永远这么啰嗦

理论上在这里已经可以完结了,不过我后面要皮一下(๑◝ᴗ◜๑)毕竟本质上还是篇沙雕文

评论(7)
热度(56)